当高级时装遇上街头文化

发布时间:2019-11-30  栏目:人才招聘  评论:0 Comments

尽管在其处女秀上便有了高级时装与街头文化的并驾齐驱,但是这一季这一精神得到了更好的提升。但就算
Riccardo Tisci
不停地向人们告知自己在“重新书写Burberry”,我们依然能看到当年他在
Givenchy 的影子。

“现在的孩子不再有发言权了,” Riccardo Tisci 在 Burberry
时装秀结束后向聚集在一起说道, “他们害怕表达自己。”

部分人可能会不敢苟同这一说法,毕竟一群英国孩子们即将在下周在气候变化问题上表达自己的观点。但
Tisci
的质询表明,他仍在努力掌握英国生活中的一些细节问题。他用自己的想法构建了一个历史悠久的对比:街头文化和庄严经典形象。它通过观众分裂的方式体现出来:金色的邀请在一个正式的、分层的剧院里,银色的邀请在一个巨大的金属笼子里,孩子们像雷电穹顶一样攀爬在上面。Tisci
希望他的观众有非常不同的体验,人们不是很清楚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高级时装与街头文化并行,为他的 Burberry
首次亮相提供了动力,但在这一次,他带来了一个巨大的飞跃。上一次,Tisci
从时髦开始,然后回到街头。感觉很笨拙,语无伦次。但这一季,逻辑主宰了一切。这场秀讲述了一个稳步发展的故事,从突变的橄榄球条纹连衣裙到红地毯礼服。和上次一样,这个系列还是有
100 多个造型,但是当节奏控制得当,你就会有种流畅的感觉。

图片 1

也许 Tisci 比上次感觉更好了。尽管他多次谈到“书写Bruberry ”,但那些在
Givenchy 的早期岁月仍有许多回响。
一方面是男模特的选角。另一个是又大又厚的外套。一个大块头男人穿着一件泰迪熊皮大衣将其体型变得更加硕大,然后在他身上的金链子上,挂着一个小小的绗缝钱包。
这感觉就像是典型的 Tisci 形象。

宣示自己对品牌悠久传承的所有权,成为了他重新书写品牌的一部分。这个被
Tisci 称为 Burberry 王国的世界里,
他的男孩和女孩们披上巨大的华丽的蓬松披肩,或者是丝绸和羊绒毯子。(其中一块还滑稽地印上了浪漫主义诗人
Samuel Taylor Coleridge 的《古代水手之雾》,这位阴郁的 19 世纪诗人于
1834 去世,一年之后,品牌创始人 Thomas Burberry 诞生) Tisci
还把自己王国的地址——品牌总部所在地马渡路(Horseferry
Road)——印在包和外套上,不过这个地址没那么令人印象深刻,因为直到 2008
年,这里还是一栋办公大楼。

王国是按阶级分层的。 Tisci 的 Burberry
也是如此:贵族和平民。(这就是座位安排的基本原则。)在他的处女秀上,贵族们身着经典高级时装。在这里,平衡被调整。那些充满运动气息和街头气息的东西看起来更加诱人,而那些贵族们则过量被驼色所掩盖,结果看起来比英国人更像中欧
/
欧洲人。奶油色西装搭配百褶裙,搭配配套衬衫和领带,头发梳得整整齐齐,嘴唇红润的
Natalia Vodianova 看起来打扮得有些过头。另一方面, Fran Summers
身着剪裁考究的橄榄色皮革裙套装,向全世界传递了一个共通的形象。

这很可能就是最终的关键。尽管 Tisci
口头上支持英国的传统,他还是要建立自己的小小的王国。

留下评论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