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飞觐见宋高宗后为何面若死灰?最后的重甲骑兵谢幕战是怎样的?

发布时间:2019-08-23  栏目:新闻中心  评论:0 Comments

问题:岳飞觐见宋高宗后为何面若死灰?最后的重甲骑兵谢幕战是怎样的?

岳飞做了什么事觐见宋高宗后“面若死灰”?

回答:

“犯吾法者,唯有剑耳。”——大宋第一条好汉赵匡胤语

谢邀。岳飞不至于“面若死灰”……赵构说:
“卿言虽忠,然握重兵于外,此事非卿所当预也。”大意为,爱卿所言也属尽忠,你重兵在握,战场才是你的舞台,立储的事情不是你应该干预的,言外之意就是,超越本分了,赵构也看出岳飞不高兴,还让薛弼去劝慰、安抚了岳飞。

绍兴七年初的岳飞,正处在历史上最好的时期。一是再立大功,前一年的最后两个月,他的麾下在河南陈州、蔡州地区击退了女真傀儡伪齐“五大王”的进犯;二是加官晋爵,农历的二月二十五日,南宋朝廷颁发诏令,将岳飞的官阶提升为太尉,这是宋代武官的最高阶位,同时加食邑五百户,食实封二百户;三是在这份以皇帝的名义发布的诏令中,赵构还谈到了君臣齐心协力、恢复大宋河山的光明愿景,期待着到了那个时候,“则朕克济垂成之业,而汝亦有无穷之闻”,这也正是岳飞最大的愿望。

图片 1

未争取到淮西军

本分界限的认识具有普遍性么?

暂未见到有武将不能议储方面成文的“规章制度”,所以从侧面看下这种潜规则是否存在。

“赵鼎真宰相,天使佐朕中兴,可谓宗社之幸也。”这其中提到的名相赵鼎转天面见皇帝的时候,听皇帝提及此事,虽然赵鼎和岳飞一样支持立赵昚为太子,但也痛斥了岳飞,指责岳飞:作为武将,岳飞参与立储确实太不守本分,并叫来薛弼传话给岳飞,委婉的警告一下。

图片 2

北宋武官参与过立储的建议?那是北宋,而且皇帝自己乐意。南宋只有一个,赵构也只有一个,这是没办法放到一起对比的。

皇帝和赵鼎都认可,而且不是当天才有的一个规则—–下到最低级文官,上到宰相都可以对储君问题提出建议,但唯独武将不该参与。岳飞在建议储君人选的之前,薛弼也曾经劝过岳飞,“身为大将,似不应干预此事”,至此,三个有关联的人都发表的意见,而且意见很统一,是否超越了本分,大家自行判断。

图片 3

更好的消息正在向岳飞招手,在进阶太尉前,岳飞接连收到两道以中央政府名义发布的《省札》,要求他如果军中没什么要紧事,就到皇帝的行在汇报工作。这时候,淮西军的统帅刘光世,不仅军纪不整,而且临阵退缩,前一年差点把整个淮右断送掉,在朝野的压力下,自己申请解除兵权了。皇帝和张浚当时都觉得,岳飞的部队战斗力最强,不如把这支军队交给岳飞去带。正式的接管公文虽然没有下,但已下令淮西军听岳飞的号令。

重甲骑兵谢幕战

绍兴十年,岳飞一举占领颍昌府、淮宁府、郑州、河南府等地方。分兵梁兴联合义军,在金军后方展开攻势,完颜宗弼得到了岳飞分兵的情况,想直接执行斩首行动,击溃岳飞部指挥系统,战场上,金军的铁浮图出动,而岳云部队直接攻击铁浮图弱点—–无法护及的马腿,落马的铁浮图行动能力有限,便不足为惧。

图片 4

《云麓漫钞》:“韩、岳兵尤精,常时于军中角其勇健者,别置亲随军,谓之背嵬,一入背嵬,诸军统制而下,与之亢礼,犒赏异常,勇健无比,凡有坚敌,遣背嵬军,无有不破者。”

如果说游奕军是岳飞麾下精锐,那么背嵬军就是精锐中的精锐,最善战的部队,这两只部队解决了金军两翼的拐子马(擅骑射),金军大败。

大胜的原因,一是优秀的指挥能力,二是临场应变能力,三是作战勇猛,四是知己知彼,五是部队整体作战能力超强。

图片 5

回答:

有些畜牲不如的东西公然胡说八道枉议精忠岳武穆,为跪拜千年的秦桧奸贼招魂呐喊!颠倒黑白,畜牲无知,顽铁有愧,倒行逆施小心遗臭万年!爱国爱家精忠报国千古楷模!岳家军岂是奸贼余孽可以枉议抹黑的?

回答:

岳飞功高震主,宋高宗对岳飞即爱又恨。当岳飞差不多彻底击败金军时,屡次被宋高宗叫回去。岳飞知道,宋高宗安于现状,不想收复江山。故岳飞对宋高宗很失望。

回答:

岳飞屡次抗旨不遵,目无君上,皇帝见面时批评了他,岳飞有危机感。

回答:

脑残人总拿岳飞说事,居心不良,不言天天提无聊问题!

回答:

高宗说,你敢成立自家的军队,死拉死拉的

回答:

岳飞是民族英雄,奈何不通政治

岳飞很激动。想着即将担当起领导从襄阳到合肥近十万军队的重任,没等正式被任命鄂州军兼淮西军的总司令,他就给赵构写了奏章,半是感谢信,半是请战书。除了提出战略构想,后勤保障也考虑了。他要求皇帝下令有关部门积极备战,不要再像上次那样,因为补给不力而影响战局。后果很严重。这事黄了。才过了几天,又说淮西军不交给岳飞了,改为“都督府直辖”。岳飞不干了,他先去找了以宰相身份兼任都督诸路军马事的张浚,两人在用兵收复失地上一向很合拍,这次却不欢而散。其实,明确向皇帝建议不把淮西军交给岳飞的,正是张浚。理由很简单:不能给武将太大的兵权。张浚是这样认为的,主战的李纲和主和的赵鼎也是这么认为的。大臣们都不同意,那就去找皇帝。为了说服皇帝,岳飞还作了三年恢复中原的保证,都“拍胸脯”了,皇帝还是不同意。

赌气上庐山

岳飞一气之下,居然不回军营,而是去了在庐山的别墅,扬言要继续为母亲守孝。赵构一连写了两封信给他,希望他重新回来主持工作。岳飞回信了,两个字:不干。赵构这时有点窝囊,又给岳飞写了封信,大意是你是个大忠臣啊,别和张浚一般见识,听话。同时还以三省枢密院的名义让岳飞的部下李若虚和王贵到庐山去劝他。对他们两个,就没那么客气了:如果岳飞不下山,就把你们两个一起军法从事。最后是李若虚连哄带吓,岳飞才接受皇帝的命令返回军营。

李若虚在庐山上,曾严厉地对岳飞说:这样坚决地不听从朝廷的旨意,决非好事;难道您以为可以和朝廷相抗吗?

岳飞下山后,估计也是后怕了,曾三次向皇帝谢罪。赵构的回复很淡定:我没有生气。要不然,就处罚你了。怎么处罚呢?就像太祖说过的那样,犯了我的法令的人,只有用剑来教训他(“犯吾法者,唯有剑耳”)。

看到皇帝的回复,岳飞会是怎样的表情,没有人知道。但他很快再次领教了皇帝的威严,这一次,有人记录了下来:他当着赵构的面紧张得语不成句,退下来之后面若死灰。

“卿言虽忠,然握重兵于外,此事非卿所当预也。”——赵构的这句话,把岳飞吓得“面如死灰”。

留下评论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