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与珍宝岛之战前后决策

发布时间:2019-08-03  栏目:生活民生  评论:0 Comments

  1959-1969年


时间:2013-06-23 17:19:30 来源:不详

  中国外交在危机中前行

毛泽东与珍宝岛之战前后决策毛泽东与珍宝岛之战前后决策毛泽东与珍宝岛之战前后决策

  国际先驱导报记者王瑶发自北京
关于上世纪60年代记忆的最好见证,或许是周恩来办公室的台历,它记录着新中国总理兼外长的工作日程。然而,自1969年10月至次年2月,台历上却是一片空白。

中方领导层预判苏联不会因珍宝岛事件[注:
珍宝岛自卫反击战-珍宝岛自卫反击战是中国人民解放军边防部队在珍宝岛击退苏联军队入侵的战斗。1969年3月,苏联军队几次对黑龙江省乌苏里江主航道中心线中国一侧的珍宝岛实施武装入侵,]大规模入侵中国从1964年10月到1969年3月,由苏联挑起的边境事件达4189起中苏边界问题一直是两国间的历史悬案。建国初期,中苏关系密切,边界问题自然也被搁置。WWw.LSqn.cn
但到了1950年代末,中苏两党在方针政策上发生根本分歧,1959年苏联在中印边界冲突问题上偏袒印度,并以突然袭击的方式撤退了所有专家,中止了一切援建项目的合同,两国关系交恶,中苏边境纠纷随之肇始,搁置了几十年的边界问题被重新提出。

  中苏“珍宝岛”之战,迫使周恩来撤离日常的工作地点。直到解除苏联突袭的警报之后,他才又得以回到中南海工作。中苏在意识形态上的差异、对待共产国际的不同态度已从幕后走向前台,演变成一场武装冲突。中苏交恶也成为整个60年代中国最严重的外交危机。

从1964年开始,苏联向中苏边界地区陆续增兵,并在在中苏边界不断制造事端。据相关研究显示,从1964年10月至1969年3月,由苏方挑起的边境事件达4189起,比1960年至1964年期间增加了一倍半。边界纠纷主要集中在珍宝岛和七里沁岛的归属问题上,且多半是由苏联挑起。据前苏联驻华外交官叶利扎维金回忆,1966-1967年仅苏联驻华使馆就不止一次地主张在这个地区“对中国人上岛给予回击”。

  风云突变的10年

最严重的一次冲突发生在1968年1月5日。当时苏军动用装甲车在七里沁岛上冲撞中国边民,撞死、压死中国边民4人。到1968年末1969年初,苏边防军频繁出动装甲车、卡车运载携带武器的军人登上珍宝岛,拦截、殴打巡逻的中国边防军人。…[详细]

  “1958年元旦,克里姆林宫的新年国宴上突然布置了一盆利用电光技术做的烈火盆景,上面写着‘解冻’。”曾在1955年至1962年出任中国驻苏联大使的刘晓回忆道,“这是明白地宣布,苏方与西方世界的关系要解冻了。”

金沙澳门官网,毛泽东长期担忧苏联会“打进满洲,东三省,打进新疆,中央突破,从外蒙古打进北京”更让中国领导层如鲠在喉必欲解决的一个问题是:中苏交恶后,苏联长期在中苏边境对中国施加巨大的军事压力。1966年1月。苏蒙签订了为期20年的具有军事同盟性质的“友好合作互助条约”。蒙古国与中国边界长达4500余公里,事实上对中国华北、东北、西北三个方向构成了军事威胁。尤其是当时苏联战略军团的任务纵深可达700余公里,而自中蒙边界到北京,直线距离不过500余公里,且地势平缓,极便利苏军机械化部队的推进。苏军的洲际导弹和中程导弹则可攻击中国全境。

  在世界风云不断动荡、分化和改组的上世纪60年代,苏联为了与美国平起平坐,无视一些争取民族独立国家的愿望,否定其武装斗争,同时对中国的崛起不满,绞尽脑汁压制中国,中苏分歧公开暴露。这导致社会主义阵营分裂,削弱了反美的力量。美国趁机加紧了对越南的武装干涉,最终演变成赤裸裸的侵略。

同时期苏联在中苏边境的增兵之举,进一步强化了最高领导层的危机感。1966年3月,周恩来在华北局会议上明确表示:“华北可能是敌人的主攻方向,华北要作为主战场”;毛泽东则在接见日本客人时表示:要“准备修正主义来打,打进满洲,东三省,打进新疆,中央突破,从外蒙古打进北京”。

  “然而,中苏交恶却给了中国逐步从冷战中解脱出来的机会,开始寻找独立的国际地位,独立的外交路线。”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余万里说,“在这个民族解放运动高潮的时代,中国一方面支持亚非拉美的独立运动,一方面通过援助外交,巩固与第三世界国家的友谊。”

1968年苏联武装入侵捷克斯洛伐克,对中国领导人的刺激尤甚。周恩来开始在国际事务中公开称呼苏联为“社会帝国主义[注:
帝国主义即垄断资本主义,是资本主义的垄断阶段,也是资本主义发展的最高阶级和最后阶段。随着生产力的发展和生产社会化程度的提高,]”。同年1月,七里沁岛流血事件发生后,中央军委电示沈阳、北京等有关军区,加强中苏边界东段边防警戒的重点部署,并要求边防部队有重点、有计划地打击苏军的挑衅,力争做到“不斗则已,斗则必胜”。同时强调边防斗争主要是搞好政治、外交斗争,边防上每一行动都要考虑全局,按政策办事,严格执行请示报告制度。也就是说,最高领导层开始转变策略,要求边防部队选择合适的时机对苏联进行反击。到1969年1月25日,黑龙江省军区终于提出了珍宝岛地区反干涉的方案。…[详细]

  “老大哥”变敌人

中苏珍宝岛之战宣传画

  1956年波匈事件发生后,中国批评苏联的大国沙文主义,两国意识形态上的差别逐渐显露,这让意图控制中国的赫鲁晓夫暗中不满。1958年,苏联向中国提出由苏联出钱、出技术,在中国建立所谓“联合舰队”和“长波电台”,试探中国对主权的态度,遭到了中国的严辞拒绝。

最高领导层一度预判:主动选择在珍宝岛对苏实施军事打击,不会引发大战1969年3月2日,中方在珍宝岛对苏军发动攻击。据当年沈阳军区司令员陈锡联回忆,这次自卫反击战实际上经过中央批准,早有准备,战斗是从北京直接指挥的。陈锡联说:“为了最初的战斗,我们准备了两三个月的时间,从三个军抽调了三个侦察连,一个连二三百人,由有作战经验的参谋人员带队,进行了专门的训练和配备,打得干脆利落。”3月2日战斗结束后,中苏双方在3月15日和3月17日又发生冲突,不过冲突并没有升级。据中方资料显示,中国军人阵亡17人,负伤35人,并有1名通讯员失踪,据苏方统计,苏军在冲突中死58人,伤94人。苏军进攻被打退后,加之岛上又布置了大量地雷,没有再登上珍宝岛。中国边防军在岛上也只留了少量部队。

  赫鲁晓夫撕破脸皮对中国横加指责,称不该炮击金门,不该放走达赖,还攻击和嘲笑“大跃进”和“人民公社”。这进一步激怒了毛泽东。1960年,苏联又单方面撕毁了304个专家合同、撤走苏联专家1390人。

最高领导层之所以选择在1969年3月份这个时机,选择在珍宝岛这个地区,对苏军实施军事打击,至少基于以下三种考虑:1、国内自1969年春,一直在筹备“九大”。在“九大”召开之前,对苏联实施军事打击,有助于巩固反修防修的既定方针,同时以外患促团结,消弭九大可能出现的某些派性之争。2、认为苏联不会因珍宝岛事件而大规模入侵中国。1964年中苏第一次边境谈判,珍宝岛已被划归中国,中方攻取此岛,当不致引发苏方的过分强烈的反应,同时,此岛被苏军控制数十年,对其实施攻占,也能在国内造成必要的影响。既要造成影响,又不能引发大战,在中最高领导层看来,珍宝岛无疑是最佳的选择。周恩来在珍宝岛事件后做出判断:“苏联在最近不可能对中国发动大规模侵略行动,因为它的东部地区尚未开发,还没有为进攻行动建立起可靠的基地”,大概就有这方面的原因。3、苏联即将在莫斯科举行共产党和工人党大会,该会议对苏联展示其国际共运领导权至关重要,而毛泽东一直不承认自赫鲁晓夫以来至勃列日涅夫,对国际共运的领导权。珍宝岛之战,无疑会大大打击苏联国际共运领袖的威信。…[详细]会员全文阅读1/3
123下一页尾页

  1959年7月,赫鲁晓夫终于等来了美国邀请其访美的照会。为了给艾森豪威尔献礼,苏联借官方的塔斯社发表声明,就中印边境冲突谴责中国,把两党之间的分歧扩大到了国际舆论层面。在美期间赫鲁晓夫还闹了个笑话,逢人便说苏美间的“戴维营精神”,可艾森豪威尔却说:“我不知道任何戴维营精神。”

  苏联走近美国,与中国却渐行渐远。自1962年起,双方展开了一场关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总路线的论战。终于在1964年4月21日,苏联《真理报》第一次公开称中国为“叛徒”。

  与此同时,中苏间的交恶使边界争议严峻起来。1964年,毛泽东接见日本客人时批评说:“苏联占的地方太多了。”并不是想清算历史旧账,而是欲使苏联“紧张一下”。没想到这引起了强烈反弹,苏联迅速向边境部署兵力,甚至帮助没有常备军的蒙古镇守中蒙边界。

  两国的暗中角力终于在1969年3月演变成一场武装冲突。一向视珍宝岛为己物的苏联,几次对黑龙江省乌苏里江主航道中心线中国一侧的珍宝岛实施武装入侵,并向中国岸上发炮。中国边防部队被迫进行自卫反击,终将苏军赶走。

  这场冲突让中国民众深感恐慌,因为苏联扬言要轰炸中国。周恩来也被迫撤离了中南海,直到解除苏联突袭的警报之后才搬回。

  珍宝岛一役,苏联这个曾经的“老大哥”,顷刻之间便取代美国成为中国最危险的敌人。

  中印边境响起枪声

  建国之初,中国同周边国家存在着历史遗留的边界问题,导致冲突不时发生。

  1954年,周恩来与尼赫鲁共同宣布“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签订这一原则的基础是搁置两国边界的争议。实际上,从50年代初,印度趁中国抗美援朝之际,抢占了中印边境东段所谓“麦克马洪线”以南的9万平方公里中国领土,接着又占领了边境中段部分中国领土,在随后的十余年间不断滋事,甚至试图插手西藏事务。

  考虑到两国的友谊,中国一直保持克制态度。毛泽东曾亲笔写下这样的话转达给印度:“中国不会这样愚蠢,西方树敌于美国,东方又树敌于印度。我们两国之间的吵架,不过是千年友好过程中一个插曲而已。”

  但忍让换来的却是变本加厉。1959年3月,中国平复西藏叛乱。“印度担心失去西藏这个中印两国的‘缓冲区’,感到战略压力来了。”余万里分析说。印度率先向中国方向开火,当时有句话这样形容两国的紧张关系:两国边防官兵鼻子对着鼻子。

  当年11月,毛泽东在杭州决定,后撤20公里,从而给两国总理和谈创造机会。然而,周恩来和尼赫鲁的数次谈判却无果而终。1962年4月起,印军在中印边界西段中国境内先后设立43个军事据点,侵占我国领土后部署的规模和程度,甚至超过了英帝国主义。10月,毛泽东在中南海大手一挥:“扫了它!”仅一个多月后,印度就被迫后撤,最终实现停火。

留下评论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