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考古:填补古代人类与动物关系的空白

发布时间:2019-01-23  栏目:新闻中心  评论:0 Comments

 
报告会现场

   
“黄牛和绵羊成为家畜以后,不但丰富了当时的肉食资源,为利用羊毛等二次开发活动创造了条件,而且在宗教祭祀方面也开始发挥重要作用,乃至后来成为区分身份等级的重要标志。”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科技考古中心主任袁靖认为,豫西晋南地区距今5500年至3500年的家畜饲养似乎发挥着承前启后的作用:一方面继承了以前数千年形成的家猪饲养传统,另一方面又开启了夏商周时期饲养猪、牛、羊等多种家养动物的先河。

图片 1

   
获取肉食资源的方式是反映古代经济形态特征的一个重要方面。“从动物遗存的研究结果看,豫西晋南地区获取肉食资源的活动具备两个特点:一是大量饲养狗、猪、牛、羊等多种家养动物;二是这种饲养活动一直持续发展下去。这种获取肉食资源的方式与其他地区先保持而后出现转型乃至衰退的现象明显有别,也与南方一些地区长期依赖渔猎活动形成鲜明对照——这可能是中原地区的经济强于周围地区的一个重要证据,对我们认识国家最终形成于中原地区是一个有益的启示。”袁靖说。

 

“动物离开人类可以生存得很好,人类离开动物则无法生存。”袁靖说,在研究中华文明形成的过程中,动物考古的目的正是揭示不同时空范围内古代人类利用动物的特点,以及这些特点在经济基础中发挥的作用及其对构建上层建筑的影响——显然,这是对唯物主义历史观的有力印证。(张
蕾 来源:光明网-《光明日报》)

留下评论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