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剧对书的细微改动导致的巨大人设颠覆

发布时间:2019-07-13  栏目:人才招聘  评论:0 Comments

文前声明:文中本来涉及到一些泄密电视剧的内容,但看了导演和编剧在人民日报的直播,深刻地觉得这次盗版泄密实在是很恶劣,对于我这种忍不住看了的,我也有点愧疚。所以那段涉及剧透的先删除掉了,等以后电视剧播完了再发。
虽然我在国外,本来也只能在Youtube上看转播,但我确实觉得这部剧很好看,现在湖南台剪的版本每集我也在追。希望电视剧越来越火。
===================以下正文

  祁同伟觉得自己掉在一口深深的枯井里,除了巴掌大的天空,周围漆黑一团,看不见任何东西。这种感觉是从失去两个关键证人开始的,省检察院在邻省桥头县法院接走了大风厂的会计与司机,祁同伟就明白这局棋已经输定了!他不禁惶恐起来,给北京的老书记赵立春打电话,小保姆支支吾吾地说,领导两口子都开会去了,不知啥时才能回来……不祥的预感如阴云一般,笼罩在祁同伟心头。直到与赵瑞龙通上话,得知赵立春出了事,祁同伟才如梦初醒,但一切都晚了。

本来觉得剧情基本一样,只有一点点改动。

  现在回想起来,省委书记沙瑞金太厉害了,是位高明棋手。先让侯亮平停职,嗣后又放风说让侯亮平回北京,全是妙棋啊!既洗清了他们对侯亮平的诬陷,又麻痹了像高育良这样的老狐狸。更不用说赵瑞龙、高小琴这些毫无政治斗争经验的白痴了——他们本来都逃出去了,又一个个回来自投罗网。往深处想,他又何尝不是白痴呢?赵瑞龙、高小琴还是他亲自催促回来的。为让赵瑞龙回来,他还动用香港黑社会,浪费了三颗子弹。棋局临近结束,才看明白了布阵,自从中央派沙瑞金来H省任职,他们这些人就注定要出事了……

结果发现有一个人改动几乎颠覆了基调呀。

  拼个鱼死网破的时刻到了。祁同伟头脑异常冷静,安排下金蝉脱壳之计,让家庭妇女高小凤顶替双胞胎姐姐高小琴,自己开车带着高小琴直奔山水度假村别墅。进了别墅,收拾好贵重细软、海外存单,又从衣橱里掏出一把制式手枪和一支狙击步枪,以防不测。考虑到和赵瑞龙的通话可能被咬住了,又把自己和高小琴的手机都开着,调成静音留在别墅,而后开车直奔京州国际机场,护送高小琴再次踏上逃亡之路。

那就是祁同伟,主要是他与梁璐以及他与候亮平的关系。

  情况比想象的还严重,我们到底上当了!祁同伟路上嘀咕。

***祈同伟与梁璐***

  高小琴焦虑不安:那我们要不要找一找高育良书记啊?

原书中,梁璐是被祈同伟吸引(而不是报复前男友)才追求他,祈同伟拒绝的原因也只是因为梁璐比他大十岁(而没有挚爱陈阳的存在)。祈去山区工作,原文祈同伟只认为是因为自己没资源没背景(而不是梁璐所谓的考验他和陈阳的爱情,一个分到山区,一个调到北京)。原文中祈的跪下是自己的想法(而不是梁的要求),而孤鹰领的差点牺牲,也是祈结婚后的工作(而不是同时为了为了与挚爱在北京相聚)。

  祁同伟叹息:找高育良还有什么用?估计老师也被控制了……

这样一来,祈在原书中的婚姻是他自己主动寻求的,婚后他也努力去爱梁璐,但症结在于他一直嫌弃梁璐比他大十岁。梁璐是一个受害者,追求祈是因为爱,反被追时也曾经拒绝,后来是被祈各种手段打动。而电视剧中,关系基本反过来。

  将高小琴送到京州国际机场已是凌晨四点了,祁同伟含泪吻别高小琴后,驱车来到一个三岔路口。这个路口距京州国际机场二十五公里,距孤鹰岭一百八十八公里。车在路牌前停下,祁同伟下车抽烟,不时地取出手机看。按他的计划,高小琴将用假护照坐早上第一班飞机飞香港。如果一切顺利就发出短信Yes,他就以同样的方式出境,在香港三季酒店和高小琴会合。万一遭遇不测,高小琴就发出短信No,他则另想办法脱身。祁同伟朝天空吐着一个个烟圈,焦虑等待命运的裁决。

因此,祈同伟与梁璐的关系在书与电视中的不同产生了如下截然不同的效果:

  黎明时分,祁同伟正靠着驾驶椅打盹,手机吹口哨似的啾啾一响,有短信进来。祁同伟忙把手机贴在前额,屏息凝神,暗暗祈祷得到好消息。然而,该来的总是要来,当他打开短信信箱,屏幕上显示着清晰的英文字母——No!祁同伟立即发动汽车,前往孤鹰岭方向。

书中:祈同伟是自己追求的权利婚姻,嫌弃妻子是一个长期挣扎后的结果,对此,他自己也心怀愧疚:“祁同伟也在内心责骂过自己:没良心的东西!白眼狼!”。而与高小琴的相遇是一种逃避与征服:“自从遇到高小琴,他渐渐枯萎的生命之花才又重新绽放。从高小琴身上,他得到了一个男人所想得到的一切。不合法不道德的爱情具有意想不到的诱惑力。”

  前往孤鹰岭的盘山公路上下起伏,曲曲折折,颠簸得他不住地想呕吐,就仿佛有一只五味罐子在胸中颠碎了,人生的酸甜苦辣一齐涌向心头。祁同伟眼睛渐渐模糊了,便把车停在了一处悬崖峭壁旁。

电视剧中:祈是一个被害者,他拒绝诱惑,希望过凭借自己的能力做出改变和反抗;电视剧中将孤鹰领缉毒改成了祈同伟为了和陈阳团聚做出的努力,其实隐含着对书中的时间段做出里改变。书中,祈是因为毕业后被调到山区,所以立刻回来追梁璐,然后被调了回来。而电视剧中则呈现出另一个面貌,祈被“考验爱情”调到山区,虽然痛苦,但他没放弃,毅然主动选择了危险的缉毒工作,甚至在孤鹰领差点送命,只为了与爱人能够相聚(这也使得吴老师说的爱情是禁不起考验的这句话让人难以评价,因为祈为了爱情命都差点搭进去了,还要怎么考验)。在下跪上,是梁的要求,相当于梁逼他放弃自己的尊严,而且每次犯错都得他道歉,只因为当年她有爹,现在有兄弟。而祈与高的相遇却是一种更像是爱情的东西;他们同病相怜,一起建立了自己的王国,并有了自己的孩子,对了,电视里梁璐被前任搞得习惯性流产,啧啧。。而书中更像是祈的问题,体制性阳痿。这句后面的话有剧透,慎看------在后来要脱离的时候,祈希望高尽快走了永远不要回来,而对自己的安排却更像是准备留下,透着一股子为爱牺牲。

  山峰挡住初升的太阳,但霞光如水,浸满了群山的褶皱。满山的马尾松在冬季仍保持着盎然的绿意,在枯草残雪衬托下格外醒目。劲风穿过峡谷,发出尖锐的呼啸,仿佛一群凶悍的怪兽从他身边匆匆而过。对面的山岩石壁高高耸立,如盆景,如屏风,在阳光照耀下反射出强烈的白光。一只苍鹰在石壁上空盘旋,双翅平展,一动不动……

下面是原文
-----------------
梁璐,他们班的那个辅导员,看中了相貌英俊品学兼优的他,主动追求他直到他大学毕业。他呢,却始终躲避她,原因很简单,梁璐比他大十岁。
现实是残酷的。大学分配对他是个很大打击。别人大都留在城里了,省市政法机关都有,倒是他这个政法系有名的优等生,被分配到岩台山区一个无名乡镇司法所当了一名司法助理员。有人说,这是梁璐故意整他。祁同伟不这样认为,他本来就是草根出身,老爸一辈子打牛屁股,没资源没背景,好去向当然没他的份儿。反过来说,如果他答应了梁璐,她父亲梁群峰书记只要勾勾小手指头,他就能腾云驾雾,直上九重霄了。那个乡镇司法所连他在内一共三人。所长是六十年代中国政法大学的学生,在山里一干三十多年,满头白发,满脸皱纹。他一下子从老所长身上看到了自己的未来,这也许就是三十年后的他啊——孤独,寂寞,艰难而又毫无盼头的生活,他必须逃亡!
于是,祁同伟返回头热烈地追求梁璐。女性是敏感的,梁璐看出他的用心,这位优等生追求的并不是她,而是梁书记,她断然拒绝。但祁同伟此时已把梁璐当作一生的进步事业来追求,软缠硬磨,不达到目的誓不罢休。他一次次厚着脸皮送玫瑰,都让梁璐扔进了垃圾箱。他别出心裁,精心构思,从山里采来一车野花,拉到学校操场,摆成心字形状,站在心的中央,推金山倒玉柱,惊天一跪,迎来全校师生诧异的目光。他对着梁璐的办公室窗口,一遍遍喊:梁璐我爱你,你嫁给我吧——嫁给我吧——嗓子嘶哑了,发不出声了,他还在喊。所有的人深受感动,终于,梁璐在师生们的簇拥下,出现在他面前……
和梁璐结婚后,祁同伟调离乡镇司法所,一步一个台阶地上。他珍惜来之不易的机会,用一股拼命精神工作,当缉毒警察时,险些牺牲在一个叫孤鹰岭的小山村。作为当时的省政法委书记,老丈人梁群峰很满意,人前幕后打招呼;老师高育良默契配合,代表组织全力提携;祁同伟便一路升迁,直至公安厅厅长。
回顾人生,祁同伟充满自豪,以他的草根出身混到今天的地位,实属成功者。但另一方面,爱情世界一片荒芜,从未得到过满足。他也努力爱妻子,生活中客气礼貌,基本上做到举案齐眉。岳父家大事小事,都是他一手包办,在外人看来他是个好女婿。可有些事却不是靠努力就能解决的,比如在床上,他怎么也打不起精神,进入中年他就完全失去了与妻子做爱的能力。据说这种现象有一定的普遍性,叫作体制性阳痿,体制内不少类似官员也都如此。不知从哪一天起,祁同伟就搬到另一个房间,与梁璐分床睡觉。祁同伟也在内心责骂过自己:没良心的东西!白眼狼!可这种事真又勉强不得,他就是无法在身体上爱这个比自己大十岁的妻子,妻子松垮的皮肉不堪入目……
----------------------------

  “砰”的一声枪响,打破山间的宁静,苍鹰笔直地跌落山涧。

***祈同伟与候亮平***
原书中侯亮平与祈同伟感情深厚,猩猩相惜,在查祈同伟的时候一直有一种痛苦和挣扎在里面。
而电视中他对祈内心有一种偏见和鄙视,言谈中都是祈配不上某某某,就会算计,天性如何如何,为啥不更努力如何如何。在查办中一直是正义消灭邪恶的姿态。结合他们夫妻对陈清泉所谓“摆的正位置‘的良好印象的所谓眼光,让人很容易吐槽,譬如:就你们这刻板偏见的眼光还说某个人的天性呢。。。你这想调北京就调北京还说别人拼了命都没用的人不够努力呢,还要怎么样,拼十条命吗。。。

  好枪法!一声自我赞叹,狠劲上来了。祁同伟端着狙击步枪,脸部被悬崖投下的阴影笼罩。伫立片刻,他用丝绒布细细擦拭枪口,又将枪身擦得锃亮,然后把心爱的狙击步枪收起,重又放入了后备厢里。

如此,侯反而容易招黑,祈却容易让人同情。

  祁同伟又开着车上路了。在群山深处,有一座被废弃的村落,破败的农舍中升起一缕难得的炊烟。路况越来越糟,汽车颠簸得越发厉害。祁同伟阴沉着脸,盯着炊烟升起的地方,那里是他的福地……

下面是一些原文节选
----------------------
侯亮平与祁同伟有很多相似点,都是行动能力很强的人,都喜欢体育锻炼,特别酷爱打枪。读大学进行军事训练时,他俩总是沉湎于射击。为了练腕力,在腕上吊一块砖,在烈日下一站半天。两人都争强好胜,射击成绩经常不相上下,为争第一也经常吵得面红耳赤。但在心底都存着一份对对方的敬佩。

  从省委书记沙瑞金,到市公安局局长赵东来,上上下下都密切关注着对高小琴的审讯,都希望通过对她的审讯,找到祁同伟。祁同伟手上有一把制式手枪和一支狙击步枪,而且领用了大批量的子弹,一旦铤而走险,会造成什么后果很难预料。高小琴没有隐瞒枪支情况,在审讯室一坐下,就爽快回答说,这些情况她都知道,两支枪都是祁同伟从公安厅装备处领出来打猎的,其实也就是玩玩!高小琴夸夸其谈,道是祁厅长最爱玩枪。她在山水度假村里专给祁厅长设了一个射击室。祁厅长双手同时射击,能在十几秒内打掉十个移动标靶,实乃少见的神枪手。然而,对祁同伟失踪后可能的落脚处,高小琴却避而不谈。这位美女老总在精神上和祁同伟浑然一体了,说起祁同伟的口吻不无傲娇。

比赛没有悬念。两人差不多都是枪枪十环,打掉几盒子弹也难分伯仲。到底人到中年了,心里虽说仍在争强,脸面上却放下了,射击完毕来个大拥抱,齐夸对方厉害,一种惺惺相惜的豪情在心中荡漾。

  侯亮平默默看着高小琴:高总,我相信你对祁同伟的感情是真诚的,可他是不是也这样对你呢?他信奉的可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啊!

坐在场边休息,喝着矿泉水,祁同伟说:亮平,可惜你干检察,用不着枪了。如果你毕业后跟我一样干公安,建功立业的机会肯定很多。侯亮平说:是啊,你干缉毒警立了功,受到公安部表彰,英雄事迹一见报,我都羡慕死了!从那以后,我就把你当作了学习榜样。
祁同伟斜眼看着侯亮平:你真的假的?侯亮平很诚恳:真的!说实在话,同伟,你在我眼里是个英雄!祁同伟推了他一把:得了吧,少给我灌迷魂汤,我知道你从不服我!侯亮平笑了:好容易和你说点真心话,你又不信,还要我赌咒发誓啊?祁同伟也笑了:好,我信。

  不!高小琴眼中含泪叫道:他相信普天下有情人都能成眷属!

这场酒喝得有意思,就在马路旁边的大排档吃烧烤,喝啤酒。喝到晕乎乎时,他们不约而同谈起了陈海,感情都有些激动:政法系三杰,现在躺倒一杰,陈海是多么厚道多么好的人啊!实在太可惜了……

  但是,祁同伟内心的强大和坚硬超出常人啊,所以,我判断他现在会冷静地选择躲藏在一个隐蔽之处,应该是一个财富所在的地方!

得,喝酒吧,啥也别惦记了。于是,就谈起了同学往事,沉浸在青年时代的回忆中。慢慢地,两人都动了感情,都喝多了。
祁同伟忽然提出一个问题:哎,你说咱两个神枪手,如果有一天拔枪相对,估计谁会先倒下?侯亮平坐直了身子:这还用问吗?当然是我了。祁同伟看着侯亮平笑:为什么?侯亮平也笑,指点着祁同伟的脑门:因为你心狠手辣。祁同伟缓缓摇起了头:这你可说错了,倒下的也许是我。侯亮平不解:这怎么可能呢?祁同伟慢慢地喝酒,喝了许久才回答:我就算心狠手辣,也不忍对你下手,你太聪明了。
他们喝了许久,一直喝到半夜,侯亮平多年没醉酒,这回真有些醉了。祁同伟送他回检察院招待所,分手时,侯亮平忽然问:同伟,以后咱们还能像今天这样亲密无间吗?祁同伟一怔,潸然泪下,握紧他的手摇了摇,一句话没说,转身离去。这让侯亮平不禁一阵怅然……
----------------------

  高小琴语带讥讽:侯局长,你也太自以为是了吧?祁同伟不会去看财富,他是个孝子,八十岁的老娘在他心中比财富分量要重得多!

下面同时涉及书和电视剧的剧透,所以如果还追剧的建议就不要看了。跳过这一段,直接看总结。
看书是没有当时实在好奇情节,又不想看剧透,就干脆自己把书看了。
看完全部电视剧是因为我看不了湖南台增加不了收视,各种国类播放平台也版权受限增加不了点击。刚好前天凌晨追完YouTube上最新的电视剧更新后,有人上传了“送审样片”全集,就忍不住看了。啊啊啊啊啊,实在是忍不住啊。。。。。不过每天湖南台的更新我也在看,剪辑还是有些不一样的。有些我觉得湖南台的版本其实更好一些,譬如“送审样片”中对欧阳的审讯就完全还原了原书中看韩剧的具体信息,还有有一段对于‘来自星星的你’的相关情节,周正和林华华关于此多了好多戏,我觉得建没了真是非常好。另外达康书记看的电视里也出现了‘来自星星的你’的具体画面,我也觉得剪了更好,留了更多的想象空间,而且那啥啥啥大家都懂的。

  这话倒也不错,祁同伟的确是孝子,可他会回林城老家,看望自己的老娘吗?侯亮平觉得应该不会。祁同伟是业内高手,肯定知道那里有布控,去了就是一场死拼血战!他明知是陷阱,故意往里跳?绝不可能。祁同伟也许以后风声过了才去看望老娘,但不会现在去!高小琴在误导他的思路,其实,侯亮平很清楚,这个女人直到被捕前一直保持着和祁同伟的密切联系,而且还及时向祁同伟报过警,她的手机显示了这一点。可高小琴并不承认,非说是无意中按错键了……

好了,继续说祈同伟和侯亮平的关系。下面就是电视剧还没出现的内容啦。所以请谨慎选择要不要继续看。我建议最好还是等电视完了再看我下面的内容。。。。。

  侯亮平盯住高小琴的眼睛:好吧,好吧,你可以保持沉默,但我要告诉你一个判断——这时,他加重了语气:祁同伟可能会自杀!

留下评论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