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山之石 可以攻玉——高江涛副研究员赴日研修记

发布时间:2019-01-23  栏目:新闻中心  评论:0 Comments

图片 1

  总之,此次来日研修,受益匪浅,深感国际间交流与学习的重要性。

 

  3、遗产保护。日本的文化遗产保护内容丰富,涉及到很多方方面面。在研修中,对我印象最深的是日本的遗址公园建设。日本的遗址公园建设很早就开始了,而中国的遗址公园建设基本上是从新世纪以来才开始提上日程,而中国目前已经建成的遗址公园还比较少,而在日本凡是十分重要的国宝级遗址基本都建成了遗址公园,如本人参观过的马见丘陵公园馆(马见古坟群)、飞鸟•平城宮迹、吉野ケ里遗迹等等。尤其吉野ケ里遗迹,在环壕复原、重要遗迹如房屋复建、墓葬地下展示等等方面,值得中国同类遗址如陶寺遗址公园、良渚遗址公园、牛河梁遗址公园等在建设中学习与借鉴。此外,根据需要重点展示,重要遗迹复建,与周围环境和谐,这些原则与建设理念是必须要思考的。

   
会上,日本学者还和我所的研究学者们做了积极的学术探讨,就我国古代城址的形制、唐大明宫太液池等池苑的情况等信息进行了相互交流,效果良好。

  考察考古遗迹是本人研修的主要内容之一。在橿原考古学研究所的安排下,本人先后考察了奈良盆地及周边地区的许多考古遗迹。主要有平城宫迹、岩屋山古坟、藤原京右京十一条四坊发掘、明日香养护学校小山田遗迹、唐招提寺旧境内发掘、东大寺旧境下水道设备工事发掘、飞鸟宫迹、本药师寺、和歌山县立风土纪的丘、纏向遗迹、唐古•键遗迹、国史迹藤ノ木古坟、飞鸟寺西方遗迹、葛城市太田遗迹、巣山古坟、药师寺东塔发掘调查、天理市08D-0306古坟、吉野ケ里遗迹、福岡市板付遗迹等。对这些遗迹的考察活动收获很大,其中日本考古发掘的一些方法和技术很值得中国学习和借鉴。

图片 2

 

   
其后,东影悠和铃木一议两位学者,交替对日本飞鸟京苑池遗址的考古发现进行了介绍。该遗址为与日本飞鸟时代首都“飞鸟京”配套建设的池苑遗迹。对其的相关研究从1916年于此地发现与池苑有关的石制品开始。自1999年起,以石制品为契机,奈良县立橿原考古学研究所对该遗址进行了多次的考古发掘,截至目前已经进行了七次。池苑遗址的形制现已基本清晰,为中部以渡堤分割的南北两个水池构成,其中东影悠和铃木一议两位学者分别主持了南池和北池的发掘工作。南池平面为五边形,南北约55米,东西约60米,以卵石铺底,池壁用较大石块垒成,底部石块直径达1.5米,现存结构东高西低,最高处残约3米。池壁底部向内有宽约2米,高约0.3米的一圈台基遗迹,其中东侧、北侧台基上发现有等距离分布的柱子痕及木柱一根,怀疑原有木构建筑。原发现的石制品即位于南池南部及南侧岸上,应为一组流水景观部件。北池为南北长46~54米、东西33~36米,深约3米的狭长水域,其北侧有水道向北延伸,南北池中间的渡堤下亦有木制水管使两池相联。北池的东侧即飞鸟宫殿的方向,还发现有一片砂石铺成的广场遗迹。另外,在水道中曾有大量表示池苑机能性质的木简出土。两位学者指出此苑池的边缘均为直线,这是日本飞鸟时代的特征,可能是受百济国的影响。他们还提到,飞鸟京建设的时期日本受百济、新罗等国影响较大,到了以后藤原京、平城京的建设时期,即开始模仿中国方式,池苑变为曲池,规模也相应变大了。

  三、参加学术会议与大学交流

 

 

 

 

图片 3

 

图片 4

  本人努力学习日本语。另外,认真研读日本学者有关文明与国家起源理论与方法的专著与论文。国家与文明的起源问题一直是本人近些年从事的研究课题,结合这一课题,本人把新世纪以来日本学者研究中国文明与国家起源的有关著作全部研读、梳理、总结。最后,本人写成了《新世纪以来日本学者对中国文明起源问题的研究》一篇综述类论文和一篇对饭岛武次先生新著《中国夏王朝考古学研究》的书评——《夏王朝•青铜时代•都市国家》。在学习这些书籍和研究论文中,日本学者有关日本国家形成中的王权、祭祀、信仰、威信财、文化交流等方面的论述对于本人的研究有着很大的启发和促进作用,这也是本次研修最大的收获之一。

   
首先,由菅谷所长作了关于日本平城京罗城门的讲演。以文献与考古相结合的方式进行了精彩的报告。“罗城门”是日本奈良时代首都之一平城京外郭的南门,在日本文献中多有记载,具有非常重要的学术价值。最早对日本“罗城门”进行研究的是中国学者王仲殊先生,但是一直以来由于地上物变迁,文献记载不详等原因,关于罗城的具体位置等一系列问题均不甚明了。近年来,橿原考古学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对平城京一带进行了一系列的考古发掘,通过最新的考古发现,结合附近地名、文献等资料,现基本可对“罗城门”的位置、形制、与城市规划的关系等问题,得出较为清晰的认识。“罗城门”基本位于平城京中轴线朱雀大路的南部,门址为东西约9米,南北约18米的木结构建筑,门两侧城墙只有1.5米宽,与中国传统夯土城墙不同,疑为内有木柱,上有覆瓦的结构。考古发掘同时还发现门址和城墙南北两侧各有一条宽约3.5米的水沟,沟内出有陶马、铜铃等文物。菅谷所长提出,日本的“罗城”一词,应是日本奈良时代派遣到中国的遣唐使由中国带回的,但是传入日本后,与中国古代的“罗城”的概念有很大不同,其意义发生了变化。他同时还提出像这样的词在日本还有很多。

  博物馆是最能集中反映一个国家或一个地区历史与文化的公共机构。本人结合自己考古专业的特点,参观了许多与专业相关的博物馆,主要有奈良县国立博物馆、奈良县立橿原考古学研究所附属博物馆、天理大学附属天理参考馆、橿原市博物馆、大阪府立近つ飞鸟博物馆、奈良县立美术馆、桜井市立埋藏文化财中心、福井県立博物馆、九谷烧窑迹展示馆、斑鸠文化财中心、奈良县马见丘陵公园古坟群、九州国立博物馆等等。通过参观这些博物馆基本知道了日本从旧石器时代、绳纹时代、弥生时代、古坟时代、飞鸟奈良时代以致近代的历史,收获很大。

   
通过此次讲座,加深了中日两国考古学界的相互了解。使我们对日本古代城址建设及日本考古学发展状况等内容有了进一步的认识,对我们今后认识研究中国古代的城址提供了信息,对研究中日文化的差异亦给予了启发。此次学术报告取得了预期的良好效果。

 

 

 

   
2013年2月27日,日本奈良县立橿原考古学研究所,所长菅谷文则、主任研究员东影悠、铃木一议等一行三人来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所访问,并作了精彩的学术报告。考古所白云翔副所长、陈星灿副所长、汉唐研究室主任朱岩石及多位相关学者出席了演讲会活动。

  本人从2014年10月23至2015年3月25日在日本奈良县立橿原考古学研究所研修,总结研修内容和工作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最重要的是,日本在考古发掘、公众考古、遗产保护等方面的做法,很值得中国学习与借鉴,所谓“它山之石,可以攻玉”。

 

  经过近6个月的参观考察、学术交流、室内学习,对日本的考古发掘、研究方法与理论、遗产保护、公众考古等等有了较为深入的了解,许多方面很值得本人学习与借鉴。

 

 

图片 5
考察太田古坟群

  二、考察考古遗迹

 

留下评论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