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里亚可市场:坦桑尼亚的市井风情

发布时间:2019-02-26  栏目:服务支持  评论:0 Comments

  有几条街,则是集市了。街面上,一排排的商店开着门,里摆放着各式各样的货物。街道上,有许多摆摊的商贩。有的打着大阳伞,将货物摆在货架上;有的将康噶等鲜艳的布料挂起;
也有推车叫卖的;
还有在地上铺上塑料布,将衣服、鞋子、小商品摆在上面叫卖的。穿着各种鲜艳服装的顾客,穿梭于各个店面,各个摊位之间,围观着,挑选着物品,与店主或商贩讨价还价,成交付钱。也有匆匆而过的行人,他们是过路的。

在中国的建筑工地上,在中国投资的农场里,有不少追随着同一家企业、从最底层的技工做到管理人员的非洲劳动者,他们正在构筑着对中国的新印象:来自中国企业的机会让他们得以看到家乡之外的世界、掌握未曾接触的技能,依靠自己的劳动改善着全家的生活。

 

这种客观清醒的认识正是在非洲长时间耕耘所得到的,中国与非洲打交道的方式也在慢慢发生改变。

  在卡里亚可购物,讨价还价是必须的。有的摊贩会喊出比真实卖价高出三倍的价格。虽然,经过讨价还价能买到比较便宜的商品,但外国游客还是要比当地人付出更多的钱。这没有办法,当地人认为你比他们更富有,多付点钱是应该的,他们也要养家糊口呀。卡里亚可是达市物价最便宜的市场了。游客如果要买纪念品,当然这里最好的去处了。当然,作为
Muzungu(白种人或黄种人)在购物时,摊主会要比货物真实价值高出很多的价格,但这也比坦桑尼亚其他方要便宜多了。

黄再胜八年前与合伙人一同创立了注册在坦桑的建筑公司。他所在的建筑工程承包行业,是中国企业在坦桑尼亚竞争最为激烈的行业之一。

 

这一被誉为第二条“坦赞铁路”的工程在施工初期遭遇当地人对施工的阻挠。这条天然气管道将天然气从南部的Mtwara运至达累斯萨拉姆,被坦桑尼亚政府视为是改善该国长期电力紧缺、促进经济增长的优先项目。开工伊始,Mtwara当地居民进行了游行示威,声称这一属于当地的自然资源应该首先用作帮助改善当地贫困的状况,而非运往他处,此后和平游行演变成暴力事件,当地警方称造成7人死亡,数十人被捕。

  再往下面的街道细看,有几条街是市场,充满了熙熙攘攘的人群。我这才反应过来,原来这里离卡里亚可市场很近了。关于这个市场,居士曾在以前的一篇游记《【坦桑见闻】卡里亚可人海市场驱车突围记》里做过介绍。

中国商品

  如果到达市的游客要想体验当地真实的购物过程,卡里亚可是值得去的地方,特别是在周六的上午,更能让你得到体会。

Shermarx Ngahemera提出,在这个项目上中国实际上也存在一些问题:一个如此大规模项目的正常程序应是政府批准后对民众进行广泛宣传,让其了解这个项目;但中石油则是在两国间协议签署后,立即就进驻开始施工准备,当地民众完全不了解情况,对项目也就生起反感。“应该让民众完全了解将要发生什么,才能保证今后施工的顺利。”

 

对坦桑尼亚官员进行培训是援外培训的一部分。中国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就将对非洲官员和技术人员提供技术培训作为援助的一环,自2006年中非论坛以来力度不断加大。林治勇介绍,每年中国为300名-400名坦桑尼亚官员提供培训,内容从治国理政到教育、医疗卫生等全方位内容。

图片 1

Woass并没有实际接触过太多中国人,他对中国的好感要追溯到上世纪60年代,那时中国给予了坦桑尼亚慷慨的巨额援助,时任总统尼雷尔不但与毛泽东成为朋友,还效仿中国在坦实行了少见的半军事化、高效的政府治理。

  关于卡里亚可市场,这里再作一点介绍。

坦桑尼亚出口加工区管理局主任Adelhelm Meru就曾两次前往中国天津港参观学习,对中国沿海工业园区的管理模式十分推崇,他声称坦桑尼亚正在计划兴建的巴加莫约工业区就希望以中国的工业园区作为蓝本发展。

图片 2

中国因贸易的失分也开始随着在坦商业活动的性质转变逐渐缓解。坦桑尼亚中华总商会会长黄再胜预测:“趋势应该是投资会越来越多,仅仅从事贸易活动将会越来越艰难,有实力的贸易商早已转做大型批发。我的感觉是,中国人的层次和投资规模都在不断提高。”

  拍着,拍着,眼前的景象,突然在我脑海中演变成了我国一幅古代名画《清明上河图》中的市井风情。《清明上河图》是我国最大的古代风俗画,描绘了我国宋代都城汴梁的市井生活万象。画中,摊商栉比,行人云集,城内街景。歌楼酒市,作坊医家,人物众多,街头繁华。眼前的与那幅画中的场景,真的有点类似,有点穿越,有点恍若隔世。只不过,这里是非洲大陆,是异国风情,是当代社会。这个似曾相识的感觉,读者也许能从下面列出的市井写真照片中体会到。至少居士的感觉是,从高处鸟瞰一座城市的市井生活,或多或少地像是在观赏一幅活生生的《清明上河图》一样。

按中国驻坦使馆的统计,中国工程承包公司在当地的用工比可达到1∶8到1∶10,即有10个中国工人的工程项目,会雇佣80个到100个当地人;日渐受到重视的制造业的数据更加可观,刚刚来到坦桑尼亚投资的东奥纺织厂已经有千余名职工,中国管理人员只有数十人。

 

中国在卡利亚库的存在从无到有,到今天的500多家,用了十几年的时间,发展与中国国内的经济和竞争环境不无关系。据卡利亚库商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张路统计,首批来坦的商贩可追溯到1997年到1998年,那时中国的小商品市场开始有所萎缩;受金融危机影响,中国潮在2007年-2008年开始来到,那时在卡利亚库的中国商铺达到200家;不过相比于金融危机,小企业在2011年受到了更为严重的冲击,卡利亚库的中国商铺迅速发展到500家,若加上未合法注册的,可以达到700余家。

 

同样是出租车司机的Ali对中国的印象迥然不同:20岁出头没有找到稳定工作的他认定是大批中国人的到来抢走了他的工作机会,而且还有很多中国人非常“狡猾”地教会了当地工人技能,让他们为中国人工作。Ali从没与中国人打过交道,这样的印象完全来源于同龄朋友们的闲谈。

  今年5月底,一次偶然的机会,去参观了好友在达累斯萨拉姆正要新开张的酒店。这位好友是坦桑尼亚(Tanzania)华人论坛的主編,在当地还是相当有名气的。他的酒店位于市中心Msimbazi街,具体位置是Msimbazi警察局对面的一橦高楼。见到我们,好友很热情,带领我们参观了他即将开张的酒店。我们乘电梯来到大楼最高的一层,可能有十多层吧。要知道,在达累斯萨拉姆,十多层的楼也最很高的楼了。

受制于语言、宗教、思维模式的巨大差异,中国在非洲遭遇成长的烦恼;随着投资模式的变化,民众间信赖关系可期成为新的双赢基石

  需要提醒的是:对于初来坦桑的游客,去那里最好带上坦桑尼亚当地朋友,或对这里熟悉的人,以帮助你在购物时与摊贩讨价还价。不要带任何贵重的东西去那里,钱也不要带的太多,够化就行了。因为这里的小偷与扒手很多,也很专业,你的手表、手机、平板电脑与钱包很容易被他们偷走。就是你带的漂亮真皮包包,也会不知不觉的被小偷用剃须刀划上一条口。就是这里很有经验的摊主,有时会阴沟里翻船而被精明的小偷占了便宜。也常有中国商贩在这里被盗、被抢、甚至被杀的报道。

此外,2009年还成立了中资承包商会,通过内部认定的规章制度约束企业行为。在过去三年内,主要是对竞标时提出低于常规的低价竞争进行处罚,处以短则半年、长至一年停止投标资格的惩罚。林治勇透露在其任期内,已经对几家会长单位进行过处罚。

 

 

 

中国对非洲的援助项目正在越来越多地从体育馆、会议中心等地标式建筑,转向更接地气的民生项目,企业也将社会责任作为必修课之一,更可期的力量来自于正在不断涌入的中国投资。

 

坦桑尼亚是联合国宣布的世界最不发达国家之一,虽然近年来凭借相对稳定的政治环境吸引了外国投资,但其失业率仍然处在低水平。

 

正如美国哈佛大学教授Jacob Kehinde Olupona所说,雇佣当地的员工,投资本土人才的教育,只有这样,企业才能创造出真正意义上的影响力;而他判断,中国在非洲的投资模式,可能不同于以往欧美在非洲的模式,“中国应该有更高明的投资模式,与当地人构建充分的信赖关系,这样才能达到真正意义上的双赢效果”。

 

投资带来的新问题

 

刘志明也认为,从整个非洲市场来看,虽然政府采取措施管理低价竞争问题,但“还没有起到非常明显的效果,没能完全杜绝这种问题”。

 

穿行在坦桑尼亚第一大城市达累斯萨拉姆,60多岁的出租车司机Woass对中国赞叹有加:中国人非常有能力,勤奋有加,那些在这座城市里挥汗建设的都是中国人。

 

这与坦桑尼亚使馆的管理不无关系。首先是市场准入门槛。据中国驻坦桑尼亚经济商务代表处代表林治勇向记者介绍,根据商务部对外投资管理办法,坦桑尼亚是39个特殊国别之一,规定若无新的援外工程,不允许新的工程承包企业进入坦国市场。

 

2012 年的油气大发现让坦桑尼亚正在成为天然气出口的潜在明星。2012年5月,英国天然气集团和挪威国家石油公司先后在坦桑有了大发现,达累斯萨拉姆大学称, 坦桑尼亚已探明天然气储量约40万亿立方英尺,价值约1500亿美元,相当于坦桑尼亚目前国内生产总值(约220亿美元)的6倍-7倍。IMF在今年8月 公布的报告中称,坦桑尼亚已经拥有在未来十年成为主要的天然气生产国和出口国的良好机会。

  有的街道,人流较小,但充满了车辆。这些车多为小车和小长安面包车。有的路上开着,有的则停在街边的房屋前。停着的小车,可能是开店商人的,也可能属于来这里采购的顾客。小长安面包车或小货车,则是运送货物的车。

Adelhelm Meru与记者谈起中国来,满是赞誉,并表示中国的投资给坦桑尼亚的经济发展带来诸多利好。被问及中国屡屡被诟病“掠夺非洲资源”,他毫不犹豫地表示,与中国在资源方面的任何合作都是“双赢”的。

  前面提及那篇游记,主要是描述了在卡里亚可市场里面的一些亲身经历,近距离的视觉印象。而这次观卡里亚可,主要是站在高楼上凭栏俯看。以鸟瞰的位置,全视角地扫描下面的市井风情。只见下面的场景,大街小巷,人来人往,车水马龙。

类似分裂的印象经常可以见诸当地媒体,背后是两位普通坦桑人年龄差距所折射出来的历史。

 

各种负面因素在慢慢侵蚀着积累下来的良好印象,中国已经在展开各种活动试图挽回,但这些希望加分的行动还不够成熟和深入。

  这个市场的商品种要有尽有,包括百货、布料、康噶,电器、厕具、家具、文具、水果、蔬菜、食品等,你可以卖到达市其他地方买不到的小商品。其从早到晚,一周七天,天天开市。

在此前景下,中国也开始进军坦桑的资源领域。2011年11月,中国石油技术开发公司承建的全长532公里的天然气管道以及两个天然气处理厂项目开工,总金额12.25亿美元,是目前中坦双边经贸合作中最大的一个承包项目。

  在顶层,我们走到阳台上。哦,外面的空间视野很好。达累斯萨拉姆市中心的一些街道,可以尽收眼底。从上面看出去,达累斯萨拉姆的楼房还是不少了,虽然楼层还是不太高。与6年前我们刚来坦桑尼亚时相比,现在的达累斯萨拉姆市区,还是新增了不少的高层建筑。

正如商务部前副部长、长期从事对非工作的陈建所警告:我们与世界各国的友好关系是经过多少年奋斗得来的,但现在却在消耗着这笔宝贵的资源。

留下评论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