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两万包过 温州驾考科目考场惊现“窃听风云”

发布时间:2019-02-25  栏目:产品中心  评论:0 Comments

近些年驾考人数节节攀升,驾考作弊事件也是常有耳闻。前几日在浙江温州,就有教练员制作一件外表普通、内里却暗藏蓝牙、摄像头等设备的衣服。

转自:温州都市报(图片来自网络)

  近些年驾考人数节节攀升,驾考作弊事件也是常有耳闻。前几日在浙江温州,就有教练员制作一件外表普通、内里却暗藏蓝牙、摄像头等设备的衣服,以3000元左右的价格提供给对科目一理论考没信心的学员使用。

缴2万元就可以提供一条龙服务,其中提供驾照考试包过的无线接收器、纽扣式摄像头、米粒耳机等电子产品。温州乐清某培训机构的两名老板导演了驾考科目考场“窃听风云”。

图片 1

近日,温州乐清市检察院以组织考试作弊罪,对该培训机构的两名老板提起公诉,目前该案已起诉至乐清法院,法院将择日开庭审理。

  3月份,株洲某科目四驾考中心发现一起高科技作弊事件,考生将摄像头、无线耳机等设备藏在身上,考场外的”枪手”通过摄像头传回的考题画面帮忙解答,再将答案告知考生。

图片 2

  其实,只要你稍作留心,就会发现纸媒、网媒上对这类驾考作弊事件的报道如过江之鲫。或许有朋友就不明白了,科目一、科目四只是文化考试啊,多学多记哪有考不过的道理,比实际操作的科目二、科目三可难多了!

驾考科目考场惊现“窃听风云”

  查找这些驾考作弊的报道,笔者发现作弊人群有两个鲜明的特点,其中一类人是没时间学习交通法规常识,对科目一考试不自信,另一类,也就是笔者今天要讨论的,就是”大字不识几个”文化程度低的考生。

去年10月,在乐清市盐盆街道驾照科目一考场内,一名男考生的异常举动引起了监考人员的注意。只见该考生正襟危坐,时不时动着衣服上的纽扣,显得十分紧张。

  ”教练,科目二、科目三都是小意思,但我文化低,要我看电脑玩鼠标答卷子可就太难了。”不少教练员都听过这样的抱怨。在实际情况中,很多文化低的学员里其实有不少是早就会开车了,但目前交通违法查处力度大幅增强,不得已来到驾校考驾照。但就是这样的老司机,却偏偏被”最容易”的科目一难住。

监考人员路过该男子身边时,其耳中竟然传出一男子嚷着“对准对准”的声音。监考人员立即对男子进行检查,意外搜出米粒耳机、微型摄像头、无线接收器等设备。除了米粒耳机外,大部分设备都设置在一件衣服上。

  可能有朋友要说,大字不识几个怎么能考驾照开车呢?这不是瞎搞吗?诚然,连交通标示都不认识当然不能被允许上路开车。我们在这里就为考驾照的”文化低”的学员设定一个条件:认识所有的交通标示、懂得常用的交通警示语、文化程度低的驾考学员。

男子是乐清当地人。经询问,原来该男子在某培训机构参加了“包过”培训,而“包过”的方法就是作弊。根据他透露的信息,公安机关将组织作弊的乐清某理论培训机构的两名老板林甲和林乙抓捕归案。

  这类考生人数不多却也不是个例,但无法作答科目一考题却成为他们拿驾照的最大阻碍,百思不得解决的情况下,作弊想法的产生就水到渠成了。

图片 3

  如何解决这类人群的驾考问题?不管不问维持现状继续加强监考力度断绝他们的驾考之路?笔者认为堵不如疏,以考官口述问题考生作答的方法帮助这一人群通过科目一考试。虽然这一做法增加了驾考中心工作量,但这一人群毕竟是少数,现实来说完全可行。

花2万元承诺“包过”驾考

该名作弊的男考生说,他向该理论培训机构询问时被告知,有正常通过驾驶考试,也有一条龙通过的。所谓一条龙通过,就是考生什么都不要管,包通过,平时都不用来,考试通知过来就行。这个一条龙价格是两万元,并先预付一万元,该男考生就支付一万元答应了。

林甲和林乙两人都是1968年出生,户籍分别来自乐清和泰顺两地。两人合伙开办培训机构,从事驾考理论培训工作。就在培训期间,两人多次听到一些年龄较大、文化层次较低的考生抱怨:“考试很难啊,就算培训了也过不了。”

于是,去年9月份,两人推出了“包过”培训,就是利用窃听、窃照设备进行辅助作弊,帮助考生完成驾考。随后,林某甲从网上花900元购买两套作弊设备,分别给予乐清当地上述这名男考生以及另一名考生,并协助他们作弊,收取费用在1万元到2万元不等。

就在考试期间,一名考生因过分紧张没有进入考场,而上述男考生因耳机声音过大被巡考人员发现。

图片 4

涉嫌构成组织考试作弊罪

乐清市检察院认为,林甲、林乙组织他人在驾驶证科目一考试中作弊,已经违反《刑法》第二百八十四条之一第一款、第二款的规定,构成组织考试作弊罪,侵害了其他考生的合法权益,侵害了国家的考试管理制度,应当按照法律规定定罪处罚。

留下评论

网站地图xml地图